女暗卫的玄幻世界np - 第十七章大师兄,这般不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拓拔孤迟迟未至,国君是万万不敢开宴的。
    你独自一人笔直的站立在裴泽斜后方,虽然你一身华容,可你只当自己还是个护卫,虽没有实力,忠心与坚守这些你一样也不缺。
    阿域被裴泽调开,估计是处理其他事情。
    宴会因为个外人而受阻,身为一国之君却无法掌控大局,即便国君再谄媚,也有些架不住老脸。
    在漫长而压抑的等待中,裴泽却发了声。
    “陛下,臣认为此次宫宴本意在于迎贵,歌舞升平锣响氛围不可或缺,自当要踊跃气氛,方可达热情欢烈之意。
    而眼下这等气氛,是万不可当做礼仪之道的。”
    “哦?爱卿打算如何?”
    国君眼中闪过满意和庆幸,终于有人递了个合适的台阶下。
    魏坤不甘落后,突道,
    “不如由在场琴意最高者开幕。”
    “这...”国君脸色一变,裴泽嘴角不动声色地扬起细微弧度。
    场内更是鸦雀无声,人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白衣飘飘的流云仙子。
    谁人不知流云仙子弹得一首天下仅有的千古绝琴?在场琴意最高者当然非雪流云莫属!
    可她的身份怎能做这等下贱之事供人娱乐?!不过...倒是一直听闻这流云仙子没有架子,一直待民亲和,从没有带给人高高在上的冷傲之感。
    殊不知流云仙子心思百转千回,心中踊跃着几分雀跃。
    在她眼里,这琴当然不是给这帮人弹的,而是她为大师兄所奏!
    于是她低声吩咐近侍,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下,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把琉璃异彩的长琴,芊芊玉指轻轻抚了抚,即使是单调的音节如此婉扬动人。
    略懂琴意之人露出痴意与狂热。
    流云仙子的决定,国君无论如何都不敢置喙。
    可正当仙子起势,裴泽却朗声道,
    “绝琴佳人,自然还要配妙舞,我这恰好认了位妹妹,名为夜姬,虽是绿叶不敢高攀仙子这般姿容,巧是学了两日舞,想要献丑一番,不知流云仙子是否允可?”
    你看了看裴泽四周,只有自己一个女人,你心里涌生出不好的预感。
    绿叶配娇花?
    鲜花插在牛粪上?
    笑话!只会起到衬托流云仙子的作用好吗?!不过能成为流云仙子的陪衬,倒也是八辈子得来的福分!
    没见过你与流云仙子真容的人都如此下着定义,在他们眼中,流云仙子的容颜乃世间之绝,你怎么有资格站在身边?
    流云仙子又怎么会同意!?
    看来这次裴泽是败在魏坤手里了!
    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斥着浓郁的不屑,雪流云将这一切尽收眼底,清灵水眸中闪动着别样的色彩。
    她抻袖,只是淡淡吐出一个字。
    “允。”
    人们又一次被她的大度折服。
    裴泽笑嘻嘻谢过,推了推你僵硬的后背。
    “去叭,夜姬。”
    你眼角一抽,夜姬?学舞?
    若不是你有自知之明裴泽不会在自己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做这么无聊的事,你甚至以为这是裴泽故意设计的整蛊。
    你心中默哀,脚比心快就要上去,裴泽却突然像是要冲你说些体己话,凑到你耳边倾吐潮话,
    “实际上,大鸡巴不射进子宫也可以,射进嘴里喝下去,也是一种修炼方式呢,你若不愿阿域以外的男人碰,也只能这样了哦~”
    你眉头一跳,搞不懂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让人不安的话。
    他如对妹妹亲呢的哥哥一般,整理着你的衣襟,同时一张纸被他塞入你胸前被堪堪遮住的沟壑中。
    抽出时不知是不是凑巧,他的食指在你滑腻的胸前蹭了一蹭。
    你眯眼,踩着并不优雅却分外悦目的步子走上前去。
    流云仙子淡淡点头,你比她还冷漠地回应,台下人直呼你不识好歹胆大包天。
    “铮——”
    琴声仿佛从远古而来,抒写着似水柔情,又蜿蜒出袅袅河山,每一个跳动的音节都是那般动人,你这局外之人,也不得不承认此时的琴声让人陶醉。
    台下不懂琴之人甚至比懂琴之人还要痴狂,他们半阖着眼,似乎要在听曲的过程中将你那一塌糊涂的舞姿隔绝。
    只有裴泽嫌弃地看着你。
    你拂袖翻飞,只是比武时最普通的招式动作,顶多说得上是柔情版。
    甚至因为把控不到位,显得这抹柔情有些怪异,反而像是深处战场的血杀之意。
    没办法,反正提前打过招呼,说自己是初学两日之人,她已经尽力了。
    原本舒缓的节奏愈来愈紧凑,刚中带柔的调子衬得你舞姿更是不堪。
    世说琴意巅峰在于意境,流云仙子的琴意高超便高在意境,传闻凡是过耳之人都会对修炼有所领悟,有助人突破瓶颈之奇效。
    在闭着眼,面露沉静放松的人群里,闪烁着或深或浅各种色彩,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突破瓶颈!
    你却只觉脚下似乎有罡气托扶,身体似乎释放出很多沉甸甸的东西,整个人变得舒爽许多,甚至身姿如燕地跃至半空!
    遭了!怎么没意识地跳了这么高,自己不是没有灵力吗!?
    突然,流云仙子向人群中轻轻一瞥,一个清逸可人的侍女会意地点头。
    一道看似柔顺实际暗含力道的清风如清波从人群中袭来,雪流云与你的面纱同时掀落,一名黑衣男子恰从宫门走来!
    脑海一根针刺中似的疼痛感带来阵阵眩晕,你本就不稳的身子更是一晃,整个人向下坠落!
    这坠落的动作,可都比你的舞姿要自然美艳百倍不止!
    黑衣男子正在你前下方,见一个陌生人向他扑来,一身恐怖至极的雷电灵力劈啪作响!流云仙子面色一沉,琴声戛然而止!
    人们突然被这强大可怕的灵力威压惊醒,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宫殿,人们恐惧地看着中央那如同煞神的霸气男子!
    修为过低的你被灵压伤至内腑,唇角溢出嫣红的血,痛苦地嘤咛一声。
    那浑身杀气的男子听到你的声音虎躯一震,不可置信地凝眼看着半空的你,威压瞬间收回,有力粗糙的大掌不自觉地抬了起来,将你揽入怀中!
    男子的动作不自觉的轻柔,流云仙子最先反应过来,看着紧紧相拥如璧人的两人,脚步虚浮地向旁倒去,绝美的面容像是受了沉重的打击。
    你像是被什么人抱住,狂狷的气息将你包裹住,让人感到可靠安稳。
    你虚弱地撑开眼皮,看着眼前俊美不似真人的男子。
    这画面...有些眼熟...好像...从哪里见过...
    “拓...拓...拓...拓拔公子!”有人尖声道,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人群一阵沸腾!
    拓拔孤将已经彻底不省人事的你揽进怀里,不让旁人窥视你的一姿一容。
    “大师兄...快放下夜姬姑娘...这样属实不妥!”
    流云仙子强行稳住声线,故作镇定地道,她紧盯着你的背影,想要看看你到底是谁,竟然让她的大师兄第一次与女人如此近距离接触!
    雪流云藏在袖中的手狠狠攥起,指甲刺进手心,入肉叁分!
    拓拔孤指尖颤抖的放置你的鼻下,感知你微弱的鼻息,他心中一松,一声不吭的将你打横抱起,他修为极高,即便脚下健步如飞也十分平稳,你一点都没受颠簸。
    ......
    “这......”
    直到你们的身影离去很久,才有人喃喃道,
    “我的天,这姑娘是要攀上高枝变凤凰的节奏?裴泽这个妹妹认得对啊!”
    “你可小点声吧!”
    这人旁边的人怼了他一下,眼神暗示他看看厅中央的雪流云,她出淤泥而不染的绝美面容上没有丝毫表情,可她周遭控制不住的低压几乎将人压得窒息。
    他甚至看到地上一小滩鲜血,似乎是从雪流云袖中流出。
    说是这位琴仙弹琴伤了手,他一万个不会信。
    他连忙止住嘴,暗庆友人提醒,殊不知,这之后才刚踏出了门,两人便烟消云散在这个世上。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