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暗卫的玄幻世界np - 第十八章十年与阿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主子,阿夜去了哪儿?!”刚巧回来的阿域见气氛诡异,连忙询问裴泽。
    裴泽歪了歪脑袋,他没有打算隐藏你的行踪,坦诚道,
    “哦,我有任务,派她潜藏在拓拔孤的身边。”裴泽直呼拓拔孤的名字,却好像没被人听见。
    “拓拔孤?!”阿域语气有些颤抖,眼中陡然升起焦灼与担心,他突然单膝下跪,沉声道,
    “主子!拓拔孤叁尺之内活人不近,阿夜身无灵力,怕是难以胜任,不如属下前去祝她一臂之力!”
    裴泽笑意渐冷,
    “阿域,你在质疑我的命令?你可别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坚持了十年的你,难道忍心让成果就此毁于一旦。”
    阿域抿唇,冷汗浈湿鬓角,眼中痛苦与犹豫交加复杂,他当然不肯放弃坚持了那么久的事!
    可他绝对不能让阿夜因为自己而陷入危险!
    最终阿域眼中竟是坚持,他脑中飞速运转,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属下不敢!只是以主子任务为重,怕阿夜完不成任务拖累您!恳请主子叁思!”
    裴泽眼看着阿域,眼里诡谲云涌,似乎眸子深处藏着冰寒,他沉吟一刻,悠悠哉哉地道,
    “你且放心着吧,你这夫人与他可是老熟人,且他还误伤了阿夜,他可不会一言不合就杀了的,阿夜必定完完整整地回来,而且...”
    阿域闻言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并未注意裴泽语气有变。
    “而且你的任务,可比你夫人的任务要难上数倍。”
    阿域恭敬道,
    “赴汤蹈火,属下在所不辞!”
    只要阿夜安全就好,只要她安全就好。
    裴泽忽的神秘一笑,转而又移开视线,不再看阿域。
    ......
    这是哪儿?
    你好似在涛涌浪进的海上沉浮,灵魂摇摆不定,兜兜转转找不到方向,只觉像是下一刻就要死去般头脑钝痛。
    而一种液体似乎流入你的身体,为你治愈着你的不适,生命好像在慢慢流回。
    你长如蒲扇的睫羽轻轻抖动,支着沉重的眼皮缓缓睁开眼。
    嘴唇上那是什么?软软的热热的,还在往自己嘴里一卜一卜地推送着什么。
    待眼神凝起焦距,你看清眼前陌生的男人,心中咯噔一下,双手用力一推,那人便坐了起来,唇瓣间牵起暧昧的银丝。
    脑海突然闪过阿域的脸,你眼神不善的看着男人,杀气腾腾的模样颇有一番威慑力。
    即便你身体充斥着压碎般的疼痛。
    你抬起酸软的手,狠狠将唇瓣上的晶莹光色擦去。又掀开被子,见自己穿戴整齐松了口气。
    男人看着你嫌弃至极的模样,剑眉微蹙,舌尖无意识将自己唇瓣上的液体扫进口中。
    明明这水儿这么甜,这小人儿怎么就这般辣呢?
    你飞快地打量着屋子,突然意识到被人毫无阻拦带走的你,也许是被自家无良主子派来做任务了。
    这眼前轻薄于你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你的任务对象。看来需要周旋一番。
    “我只是...在哺给你药,你之前伤的很重,喂不进去。”男子看着一身霸气狂傲,没想到还会给人道歉。
    你压住心头情绪,垂眸道,
    “多谢公子相救,是夜姬误会你了。”
    男子没说话,只是默默看着你,他眼光灼灼仿佛能把你看出洞来。
    “公子...为何这般看我?”
    你状似有些不适,男子缓缓道,
    “你...不记得我?”
    你老实地摇头,“夜姬不知怎的失去了记忆,只是认了侯爷为兄长。”
    这件事裴小侯爷已经宣布,男子很容易就会查到,不如自己全盘说出,兴许能得到信任。
    “兄长?认的?”男子蹙眉,冷冽的气息布满周遭,似乎要将人冻住。
    这股冰冷让你不自觉地打了个寒噤,男子连忙收回气势,揽住你的肩沉声道,
    “如何?我伤着你了?”
    你不着痕迹脱离他亲密的搀扶,轻声说着无碍。
    男子也收回手,握拳放置唇边轻咳。
    “夜重,我不打扰你,你因我而伤,自当留在这里治愈,有要紧事喊来门口的丫鬟即可。”
    “多谢公子。”
    男人顿了顿,又道,“我就在你隔壁。”
    你点头。
    “吱呦——”门被男人打开,男人头也不回地关了门。
    你却始终看着窗外,待门中映出的停滞片刻的男人影子彻底消失,你才开始翻翻找找。
    你从衣襟里掏出一张小纸片,将纸片打开逐字查看。
    可那上只写了一个名字——“拓拔孤”。
    什么意思?
    怎么只有一个名字?
    你冥思苦想许久,渐渐觉得身体泛起了一阵热意,你只以为是心急所致,心中暗道,
    “恐怕是让我待在拓拔孤身边即可,日后另有要求也定会另行通知,自己在这里想破了脑袋也没用。”
    你起身,拖着散了架一般疲惫的身子,将纸片扔进摇曳的烛光里焚烧。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