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妻 - 【宦妻续】(续写)【5】田浩渡劫之三人行(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宦妻续】(续写)【5】田浩渡劫之三人行(下)作者:gxz66882017年12月25日字数:9728当她又一次站到自己面前,田浩感觉自己已经难以抵挡爱妻所表现出的风情。

    她把他的手拉向她的双腿之间,细腻幼滑的酥胸如蜻蜓点水般在他的脸扫来扫去。

    妻子火热湿滑的下体令田浩的性欲进一步催发,但他却不敢有任何额外的举动。

    他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和身份,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秦书记制定的规则来进行游戏。

    妻子的乳头凉凉的,有点硬,扑鼻的乳香令他醺醺欲醉。

    种种迹象都表明,她已经充分发情,她的身体已经迫切地需要男人,但作为丈夫的他,此时却没有挺身而出的权利。

    他试探着把手指伸进妻子的秘穴,指尖处传来的悸动让他进一步感受到妻子那勃发的春情。

    他快速地拨动手指,希望能借此多给妻子一些抚慰,那显然是有效的,妻子的身体勐地僵硬了,嘴里也含混不清地发出呜呜的呻吟。

    但秦书记很快再次干涉,再次把白芸招至自己的身前。

    这一次,他的下身已经脱得精光,手掂着沉甸甸的大屌,让白芸为他口交。

    于是,田浩终于亲眼见到了妻子为秦书记口交的情景,这一情景,他听叶薇说起过,自己也隔着门听到过,但亲眼目睹却是第一次。

    眼看着妻子张开红润的小嘴,将那个老男人的鸡巴含进去,温柔细致地含着,吮着,田浩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情不自禁地解开裤子,自慰起来。

    哎哎哎,你这是干什么?秦书记对田浩的急色很不满意,指点着喝问起来:守着这么水灵灵的老婆,你却急不可耐地在旁边撸管打飞机,是不是嫌我占用的时间太多了?田浩臊了一个大红脸,赶忙蜷缩起身子,用双手捂在身前,嘴里连声辩白:没有没有……我没有嫌书记的意思,绝对没有……就是一时性起,没忍住……-你有这个精力,应该留着用到阿芸身上。

    你现在多撸一下,过一会儿就会少肏一下,说到底还是阿芸吃亏。

    你以为我给你伟哥,是为了让你打飞机的吗?田浩诺诺称是,羞愧地连声认错。

    不要着急,要有耐心。

    秦书记倒是不计较,见他认错马上又和颜悦色了,我年纪大了,步调有点慢,你们年轻人得多担待才行。

    你这么急惶惶地,怕是不能持久,一旦早早地射出来,咱们的这次联欢可就进行不下去了。

    田浩这才真正领会到秦书记的本意,既不是以联欢为名行独占之实,也不是让他在旁边作为陪衬,而是真真正正地与他共进退。

    这老东西的邪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或许是为了惩罚他乱打飞机的孟浪,又或许是为了磨练他的耐性,秦书记这次占用的时间比他预想的要长。

    田浩看见,妻子开始的时候是持续地上下吞吐,后来却是每隔一会儿就要停下来喘口气,显然是唇齿都累得酸了。

    还没等他产生出对妻子的怜惜之情,秦书记那边却已经伸手把白芸搂起来,不由分说就是一通热吻。

    美美地品尝完美人的香舌,秦书记这才说道:去帮你老公也弄一下吧。

    田浩早已等得心焦不已,闻听此语如蒙大赦,满心欢喜地迎向爱妻。

    但白芸并没有马上让他如愿,她手捧着丈夫那根比往日雄伟许多的肉棒,低头凑近,但就在嘴唇即将碰到龟头的瞬间,却硬生生地停住了,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

    田浩认识这个表情,是老婆平时捉弄他时常用的,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

    阿芸,你……打飞机啊,呵呵……白芸揶揄地坏笑着,呼出来的热气故意吹在龟头上,让田浩的心里如猫抓一样难受。

    阿芸……是我不好,你饶了我吧……行啊,我这个人最好说话了。

    白芸吃吃地笑着,用舌尖在龟头上轻轻舔了舔,然后就停下来,似乎在说她已经做完了该做的。

    田浩无奈,只得继续求恳:阿芸,我胀得难受,你再帮我弄弄。

    行啊,老公想要,老婆怎么能不帮忙呢?白芸说着,作势要去含,但动作只得一半便停了,又露出恍然的神态: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喜欢打飞机的,我还是帮你打飞机好了。

    说完双手齐动,一本正经地帮田浩打起飞机来。

    田浩虽然心有不甘,但妻子嫩滑的小手打起飞机来还是让他倍感舒适,比起刚才干挺着捱时间的艰苦更是强出了百倍,虽然比不得妻子温暖濡湿的小嘴,但也聊胜于无。

    白芸其实只是想刁难一下他,并非真的不想给他口交,却没想到他知难而退,竟然满足于打飞机的待遇了。

    这一局面如果真的继续下去,田浩在无形之中就矮了一头,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平等和谐的气氛就会被打破。

    白芸明白这一点,知道这样不符合秦书记的意愿,但她也不好把刚刚说出的话收回去,只得转头向秦书记投去求助的目光。

    秦书记心领神会,立即发话,对白芸提出了批评:阿芸别闹了!好好地帮你老公弄一弄,等会儿还有别的节目呢。

    白芸见好就收,似有不甘地白了田浩一眼,哼一声便宜你了,这才轻启朱唇,帮他口交起来。

    田浩年轻,龟头的敏感程度比秦书记要强得多,白芸才刚刚把龟头含住,他就已经忍不住哼叫起来。

    白芸见他这么敏感,也不敢过分刺激他,只是轻轻地含着,以极小的幅度慢慢地移动。

    过了一会儿,田浩挺过了这一关,慢慢地适应了这种刺激,脸上开始露出无比享受的表情。

    有道是夫妻一体,这一说法在白芸身上有着更为具体的体现。

    刚刚为秦书记口交的时候,她体内的兴奋已经消退了不少,所以她才有闲情逸致来与丈夫为难。

    但此时见到丈夫快感连连,美得忘乎所以,她的身体也跟着变得饥渴起来。

    她暗暗地夹紧双腿,却不济事,想自己摸一摸,却又有田浩打飞机被秦书记训斥的前车之鉴。

    自然而然地,她的屁股扭向了秦书记的方向,高高翘起的雪臀轻轻地扭动着,以无比诱人的姿态向秦书记发出求欢的信号。

    面对少妇红白相间的肥美阴户,饶是秦书记这样的沙场老将,也不禁心旌动摇。

    白芸的阴毛很少,仅限于前庭的部位,对双腿间的丘壑完全起不到遮掩的作用。

    粉嫩的小阴唇如少女般鲜润,丝毫没有色素的积累,平时是粉红色,如今充血发热,呈现出一种娇艳的红色,恰如两片绽开的花瓣。

    周边却是肥厚丰腴的丘陵,洁净幼滑,连一颗痣都没有。

    如此美艳撩人的阴部再衬以雪白丰满的圆臀,其诱惑力可想而知-秦书记暗暗压制着心头的冲动,主动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继续保持超然的姿态。

    他当然能够领会少妇的身体语言,也可以马上叫停,让游戏进入下一个环节。

    但他却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觉得让田浩充分地享受到乐趣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一直让他浅尝即止,再没脾气的人恐怕也会感到窝火,那完全没有必要。

    秦书记迟迟不肯推进进度,不代表白芸就会甘于寂寞。

    虽然她不敢在秦书记面前造次,但对付起自己的丈夫来,她的招数可是层出不穷。

    田浩正在闭目享受着,忽然间腿上传来一阵疼痛,与此同时爱妻低低的娇喘和呻吟声也一起传来。

    睁眼看去,却见爱妻娥眉微蹙,粉面陀红,一双水汪汪的美目正在似怒似怨地盯着他。

    阿芸,你……还不等他问出后面的话,白芸又一次发出娇美动情的呻吟,同时双手的指甲也狠狠地掐在他的大腿上。

    田浩疼得一裂嘴,但没敢叫出声来,妻子在背地里向他施暴,他还没傻到把它公开出去。

    但默默的忍受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得弄清楚妻子到底想要什么,不然的话,下一轮袭击没准转瞬即至。

    他忍痛向妻子望去,却见妻子已经收起了锋利的爪牙,恢复到原先乖巧温顺的模样,只是,吞吐含吮的兴致明显不足了。

    田浩立即醒悟,妻子这是有点厌了,想借他的口向秦书记提出来。

    书记,我这儿已经好了,您看是不是让阿芸歇歇?秦书记看看出头的田浩,又看看背后使坏的白芸,心中暗暗发笑。

    这小子傻呵呵地站出来,多半还没发觉他老婆只是想男人了。

    阿芸累了吗?要是累了咱们就歇歇。

    秦书记不动声色地向白芸询问。

    我没事,没事……白芸羞涩地笑起来,嘴里连声否认。

    在田浩听来,妻子的话只是寻常的客套话,但秦书记和白芸都知道,她真的不累,只是想早点进入下一关。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秦书记柔声细语地对白芸说道:你一个人应付我们两个人,确实很辛苦。

    接下来的节目,要转移到床上进行,你们两个先去准备,我去解个手。

    解手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秦书记也想趁这个时间,让田浩和白芸的夫妻角色回归一些。

    三人同欢的计划由提出到实行,一直处在他的强势推动下,虽然进展还算顺利,但美中不足的就是他们的夫妻角色有些过于澹化。

    说到底,就是田浩的配合过于主动,不太符合绿帽丈夫的角色要求,白芸的远近亲疏也表现得有点错位,有违人妻的立场和姿态。

    如果在这个时候,给他们一点独处的时间,跑偏的车轮就有机会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在自家卧室的床前,田浩和白芸面面相觑,双双宛若从梦中醒来。

    白芸回想起自己的种种放浪举动,惭愧得无地自容。

    田浩也为自己的厚颜谄媚颇为懊恼,甚至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堕落到这种地步。

    他们四目相接,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心声。

    老公……老婆……两人同时出声,又同时收声,心有灵犀的一幕再次发生。

    你先说。

    田浩紧握着妻子的手,柔声说道。

    老公……我刚才……是不是太放荡了?没有,都是挺正常的生理反应,秦书记太会玩了,换谁也抵挡不住啊。

    你不会怪我吗?当然不会怪你,今天的事是我先提出来的,秦书记在后面又加了码,怎么也怪不到你的头上。

    要怪只能怪我太窝囊,一句反对的话都不敢说。

    也怪不到你,秦书记多霸道啊,他想做的事,你反对又有什么用?老婆……老公……两人相对默然,再次紧紧相拥。

    过了一会儿,白芸忽地又想起了什么:对了,老公,有一件事你得心里有数。

    什么事?就是等会儿射的时候,你别射在里面。

    这又是为什么?因为秦书记喜欢射里面呀,他可能不乐意让你射里面。

    ……这下田浩心里又犯堵了,自己老婆的屄,别人能射,自己却不能射,简直就是当面打脸:……这是秦书记交待的吗?白芸见他神色不豫,赶忙劝慰:秦书记倒是没说过,但他平时一直都射在里面,应该是喜欢这样。

    我寻思着,他要是喜好这个,就算不说,咱们也得注意啊,万一不小心讨了他的厌,那可多不值?他射他的,我射我的,应该没什么关系吧?田浩很认可妻子所说的,但仍然有点不甘。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白芸见他不听劝,有点急了:这事儿总有个先后,你想想看,要是你先射进来,却让秦书记厌恶了,他还要不要继续搞?他要是不愿意继续搞,轻则心生不快,重则就此收场,岂不是白白得罪了他?换成他先射也是一样,你愿意在那种情况下继续折腾吗?就算你愿意,万一秦书记不愿意让你搅和他的精液呢?田浩听得直恶心,连连摆手道:我听你的,我听你的,不射进去就是了。

    这才是我的好老公!白芸却没感觉自己说的话有多淫秽,兴奋之余又低头将老公的肉棒含在嘴里。

    她轻轻地喘息着,脸上春情洋溢:等到射的时候,你射到我嘴里,我帮你吃下去。

    什么?!阿芸已经能吞精了?!门外勐地传来秦书记的声音,人也随声而至,大步来到跟前。

    白芸那天为丈夫口交的事,他早就听白芸说过了,但吃精的事情却没听她提起-早在最初劝导白芸口交时,吞精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目标,只是因为白芸的洁癖不易克服,他才没有勉强她。

    此时忽然听到白芸的话,顿时心生疑窦,生怕自己错失了白芸的第一次。

    田浩见他来势汹汹,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

    白芸却不怕,对秦书记笑道:人家哄耗子玩呢,你却来捣乱!好端端的,你哄他做什么?秦书记可不好煳弄,他从白芸刚才的话里,听到的可不是这么回事。

    你们两个一起来,太那个了嘛,所以人家就想哄耗子射到外面,结果被你叫破了。

    白芸对秦书记倒打一耙,招法娴熟。

    是这样啊,秦书记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来,你还没有吃过男人的精液喽?那东西脏也脏死了,人家才不要吃。

    白芸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瞧得田浩一愣一愣的,白芸有没有吃过他的精液,他最清楚不过了。

    秦书记暗自欣慰,稍停了停,又向白芸说道:阿芸啊,今天是咱们三个第一次联欢,总要玩得尽兴才是。

    我和小田都是最疼你爱你的,你能不能为了我们勉为其难试上一试呢?这个……白芸面露难色,似乎犹豫不决。

    这时,田浩也看出秦书记的兴趣所在,加进来劝道:你自己也说,我们两个人一起来会弄得不像样,你要是愿意吃下去,岂不是皆大欢喜?你们两个,就知道难为人家!白芸顺水推舟,故作勉强地答应下来:到时候你们可不许笑我!秦书记喜出望外,连声保证,田浩也随声附和。

    这样一来,局面又回到秦书记离开前的状态,但又稍有不同。

    田浩和白芸之间的夫妻纽带更加牢固,这一点,在秦书记威逼过来时两人下意识地相互贴近相互依靠就能看得出来。

    田浩的态度中多了一点不卑不亢的味道,白芸的态度中则多了一点矜持和疏远。

    总的来说,这种细微处的转变,全都在秦书记的预计当中,也正是他所期待的。

    如果按原来的行为轨迹,田浩此时就会站出来,积极主动地协助秦书记进入下一个环节,但经历过心态调整之后,他已经做不到原先那种谄媚了。

    忽然,秦书记的目光停留在田浩身上,神色彷佛见到了不想见的东西,连眉毛也微微地皱了起来。

    秦书记……秦书记目光不善,令白芸忍不住开口询问。

    秦书记却不理她,却对田浩责问起来:小田!阿芸含过了你的鸡巴,你是不是就嫌她的嘴脏了?啊?!田浩吓了一跳,秦书记刚刚盯着他看,他还以为又要出什么新花样,心里也做了一定的准备,却不料竟是对他提起这么严厉的指控,没有啊,天地良心,我可没有半点嫌弃阿芸的意思,绝对没有!事情都是做出来的,你不承认就没有了?秦书记的声音不大,但威严丝毫不减,你那个鸡巴很好吃吗?人家阿芸用自己的小嘴儿帮你含,容易吗?含过以后,你不应该表示表示吗?刚才在客厅里,我就看见你不管不顾地把人家晾在一旁,现在又是这样,你还敢说不是嫌弃她?田浩目瞪口呆,隐隐约约地知道秦书记在指责他什么,却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

    向妻子投去求助的目光,却见妻子小嘴噘着,看向自己的目光里竟也有声讨的味道。

    亏你还是人家的老公,真的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吗?秦书记使过了威风,心中暗暗得意,却不想过分与他为难,便递了台阶与他。

    请书记指教,我一定好好学!田浩见机也快,马上虚心请教。

    这个态度还差不多,秦书记满意地点点头,设问道:你倒说说看,女人为男人口交,最担心什么?这个……田浩从没想过,自然答不出。

    秦书记见他答不出来,不由得长叹一声,说道:我来告诉你吧,她最担心两件事。

    一个是,她担心男人把她看低了,一个是,她担心男人嫌她脏。

    男女双方本来是平等的,但女人却放低身段给男人口交,这是不是就下贱了?会不会因此被男人瞧不起?她担心这个。

    男人的鸡巴又臊又臭,她用嘴含过以后嘴是不是就变脏了?男人会不会因此嫌弃她?她担心这个。

    女人一边辛辛苦苦地为男人口交,一边却要担着这样的心事,你以为容易吗?作为她的服务对象,你难道不应该为她解除顾虑吗?怎么样才能解除她的顾虑呢?两条。

    第一条,你也要反过来为她口交,这样双方的关系又平等了。

    第二条,在她口交之后马上亲吻她,以示绝不嫌弃。

    她含了你的鸡巴,你就亲她的嘴,多余的话一句也不用说。

    这才是作为男人应该做的,懂了吗?秦书记结结实实地教训了田浩,令白芸倍感温暖。

    她是在秦书记的威逼之下开始口交的,既有过抗拒也有过反感,却不曾有过被轻贱被嫌弃的感觉。

    以前没有对比,她理所当然地认为事情本该如此,但现在她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处于秦书记的精心呵护下。

    即使算上今天,她为丈夫口交的次数也仅仅只有几次,但就是这屈指可数的几次,已经让她萌生了秦书记所说的那种担忧。

    如果不是秦书记现场说破,以后的情况肯定会越来越糟,所以,秦书记对她的爱护不只是在以往,还将作用于未来。

    心怀感激之下,白芸决定,自己也要有所回报。

    她知道自己所能做的不多,于是暗暗下定决心,要让秦书记从自己身上得到更多的快乐。

    田浩的错误让秦书记有了即兴发挥的机会,本着趁热打铁,现学现用的原则,他现场指挥,让田浩和白芸重新演练口交-接吻的戏码。

    他自己也以身作则,从后面掰开白芸的屁股瓣,伸舌头去舔她的阴部。

    白芸的阴部早已因为发情而红肿,娇嫩的花瓣上布满了亮晶晶的淫液,被他用舌头一舔,大小阴唇同时抽搐着向两边绽开,连带着上端的阴道口也主动张开,露出了粉红色的腔壁-秦书记知道,这种自然的生理反应表明,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做好性交的准备,正在迫切等待男人来干她。

    秦书记毫不犹豫地深深舔进去,蠕动的腔体迅速收拢起来,紧紧地裹住了他的舌尖。

    如饥似渴啊,秦书记暗暗地惊叹,胯下的大屌似乎也有所感应,越发地硬起来。

    白芸时而为丈夫口交,时而与他缠吻,但都比不得秦书记给她带来的刺激。

    坚持了不一会儿,她就受不了了,哼哼唧唧地发着骚,扭动着屁股迎向秦书记的舌头,浑然不觉这其实是她第一次同时与两个男人发生肉体接触。

    与妻子的浑然忘我不同,田浩的所见所感却是另一番情景。

    秦书记对白芸所做的一切全都发生在他的眼前,被玩弄的是妻子的身体,被考验的却是他的神经。

    他想装作视而不见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视觉冲击和感情牵挂之间反复摇摆,同时承受着超越禁忌的快感和爱妻受辱所带来的伤痛。

    眼看着妻子的娇躯在秦书记的挑逗下越来越兴奋,他的鸡巴也越来越硬,就连妻子温柔的含吮都起不到安抚的作用了。

    田浩的异样神情落入秦书记的眼中,令他感到极大的满足,胯下之物也同样越来越硬。

    他的鸡巴大,本钱足,心理上有优越感,所以从一开始就故意在田浩面前晃来晃去。

    此时邪火上升,就再也没有了继续显摆的心思。

    他挺身站到白芸的身后,用手一按高昂的肉棒,硕大的龟头已经抵住白芸的阴道口。

    白芸身子一僵,呜地一声娇吟,表现出对即将到来的侵袭很是紧张。

    见她这么敏感,秦书记的兴致越发高涨,龟头在湿滑的肉缝里上下推移,偏偏不肯叩关而入。

    白芸却感受到了他的火热,身体不由自主地微颤起来,嘴里也发出低低的颤音,完全是发情到极致的状态。

    眼前的这一幕令田浩目瞪口呆。

    刚刚秦书记挺着鸡巴凑向妻子的身后,他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以为就要看到作为丈夫最不想看到的那一幕,心里面也暗暗做好了接受既成事实的准备。

    然而,那一幕并没有出现,虽然从他的角度看不到具体情形,但秦书记显然并没有插入。

    妻子却在秦书记的表面接触下进入了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这也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他固然知道妻子近来越来越敏感,却想不到她会有这样异常的表现。

    诧异之余,秦书记的大鸡巴在妻子阴部摩擦的情景也在他的脑海里自动补全,那场面……田浩暗叹一声……这时,就听秦书记柔声问道:阿芸,想要了吗?……唔……白芸含煳地应了一声。

    想要就说一声,秦书记假装听不懂,一边继续用龟头挑拨着,一边说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行,只要你说句话,马上就给你。

    白芸知道老东西又开始玩语言游戏了,以前每次都被他得逞了,如今当着丈夫的面,难道还想让她说那些丢人的话吗?这么想着,心思就落到丈夫身上,想知道他是什么反应。

    抬眼一看,正对上田浩飘忽不定的目光,原来田浩最终还是无法坦然面对这一切,在最后时刻来临的时候,他的自尊和自信终于被秦书记彻底摧毁,内心的脆弱被他游移的目光完全出卖。

    他的畏缩令白芸心里一痛,但转瞬之间,心痛便化作恼怒,恼怒又化作鄙夷。

    来吧,来肏我吧。

    白芸低声说道,声音绵软诱人,又不乏决然。

    她的直白淫语终于点燃了男人们的熊熊欲火,不但令秦书记炽焰升腾,也令本已处在崩溃边缘的田浩瞬间突破极限-在短暂的沉默过后,秦书记一改以往温柔细致循序渐进的作风,腰一弓,胯一挺,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狠狠地插进白芸的阴道之中。

    而与此同时,田浩的喉咙像是被扼住一般发出嗬嗬的呻吟,赤红的血丝布满了瞪得滚圆的双眼。

    秦书记的强袭让白芸感觉有点难以消受,但她还是忍了下来。

    其实也没有多难受,秦书记的粗大是她早就领教过的,今天的前戏又格外充足,除了最初的几下有点粗暴,后面就跟以往没什么两样了。

    她的性欲早已被完全激发,一旦适应了秦书记的凌厉攻势,很快便进入了快感积累的状态。

    伴随着秦书记的一记记冲顶,她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声音甜美自然,毫不掩饰,至于丈夫的心情和感受,她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了。

    活色生香的春宫戏就在田浩的眼前展开,秦书记在奋力驰骋,妻子白芸在婉转承欢,淫靡的声音和画面灌满了他的耳朵和眼睛,以最直接的方式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的心头一阵阵的刺痛,但痛着痛着就麻木了,很快就被现场的热烈气氛所感染,身不由己地投入到自己的角色当中。

    这时候,在秦书记的强力顶撞下,白芸已经顾不得为丈夫口交,泛白的小脸紧贴着丈夫的硬屌,上面写满了享受快感的愉悦表情。

    白芸的身体反应令秦书记备受鼓舞,但他毕竟不再年轻,剧烈的运动迅速消耗了他的体力。

    只一会儿的功夫,老家伙便呼吸急促,全身冒汗了,忽地,只听他啊地一声大叫,身子一挺,大屌勐然间插入到最深处,所有的动作都停顿下来。

    田浩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理所当然地以为秦书记射精了,心里一时间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如果说他的心上有道伤口,这道伤口在被无数次撒盐之后,也已经失去了知觉。

    在似有似无的伤痛当中,他感觉到一种额外的兴奋,不知不觉地,他全身的肌肉都紧张地绷紧了,胯下的鸡巴也格外地粗硬起来。

    不料,秦书记喘了几口气之后,身体后退,粗长的大屌从白芸的阴道里扑愣一下弹出来,怒气勃发,昂然上举,完全没有射精后的疲软迹象。

    田浩看在眼里,意外之余也暗暗地自叹不如,这老东西的本钱真不是盖的。

    秦书记的这一手,原本是他用惯了的,没有什么比大屌从阴道里瞬间弹出更能展现其威武雄壮的了,每一个落入他胯下的女人都会被这种炫目的把戏唬住,每每心旌动摇,继而暗暗心许。

    这次,秦书记是从白芸的后面开始的,白芸当然看不到,所以他是故意表演给田浩看的,借此向他炫耀。

    看到田浩面露惊异叹服之色,秦书记心情大好,感到十分满足。

    来,小田,该你了。

    秦书记自觉后继乏力,故作大方地把位置让出来,自己在床上躺下,顺便在白芸的腰上一搂,让她紧贴着自己躺下来。

    田浩早就等不及了,听到秦书记招呼,马上凑到妻子的身前,急不可待地把鸡巴插了进去,沿着秦书记开辟好的大道,开足马力奋起直追。

    白芸呀地一声惊叫,眉头皱起,面露娇嗔之色。

    其实,此时秦书记的余温未去,疼痛感是一点都没有的,她这番装腔作势完全是为了照顾丈夫的面子,她想让他感觉好一点,不至于在今天这个极其特殊的场合下被秦书记全面压倒。

    男人行不行,终究还是要靠女人来打分,这两个男人表现怎么样,最终还是要看她的反应。

    但是,她的好意却被秦书记借题发挥,马上把不够温柔的大帽子扣在田浩的头上,当仁不让地当起了田浩的性生活导师。

    这样一来,田浩就变得束手束脚起来,空有满身的力气却使不出来。

    田浩难受,白芸比他更难受,秦书记刚才的一番勐攻,已经把她推到一个很高的兴奋点上,此时需要的是趁热打铁,而不是田浩这种磨磨蹭蹭。

    如今,两个男人已经先后上了她的身子,再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她牙一咬心一横,把所有女性的矜持和羞耻全都抛在一边,返身一抱,搂住秦书记的脖子主动献上香吻,而与此同时,双腿在丈夫的腰上一盘一勾,明确地传递出鼓励和催促的信号。

    田浩得到妻子的掩护,趁机加大了抽送的力度,秦书记一时痴迷于白芸的香舌也无暇他顾,整个局面竟然被相对弱势的白芸所掌控。

    三个人你来我往,各取所需,很快便形成了默契,各种花样和玩法依次上演,一步步地将这场淫宴从一个高潮推向另一个高潮。

    与二人世界的沉闷截然不同,三人行的游戏复杂多变,争风吃醋、打情骂俏、合纵连横、角色变换,诸多元素加入到性戏当中,使得每一场交媾都别具意味。

    三个人都迷醉了,都沉浸在无限放纵的妖异氛围中,再不分高低贵贱,老少亲疏。

    直到午夜时分,三人才力尽而眠,结束了这场荒唐的游戏。

    在这个晚上,田浩射精三次,秦书记射精两次,基本上都是射在白芸的嘴里。

    这是田浩和秦书记之间的默契,如果在白芸的阴道里射精,就有可能给对方造成困扰,毕竟男人之间是相互排斥的,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让自己的鸡巴沾到其他男人的精液,所以,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避让。

    同样地,他们的最后一射也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内射,其实都没弹药了,声势很大但打的都是空包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