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妻 - 【宦妻续】(续写)【6】潮落有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宦妻续】(续写)【6】潮落有时作者:gxz66882017年12月27日字数:4791字人的欲望是很奇怪的东西,得不到时渴望占有,得到以后很快就会厌倦。

    自从田浩家的卧室向秦书记完全敞开,三人行的禁忌之美迅速消逝,乐趣也随之骤减。

    当新鲜感逐步消散,田浩这个丈夫显得越来越碍眼了,就连美少妇的娇美容颜也在逐渐失去它的吸引力。

    在几次联欢之后,秦书记明显有些意兴阑珊了,连带着对白芸也冷澹下来。

    这种转变令田浩和白芸非常不安,他们做到这一步,已经付出了太多牺牲,如果秦书记从此对他们失去兴趣,他们该何去何从?这可怎么办?田浩搓着手,坐卧不安地在屋里打转,不停地向白芸抱怨,秦书记的兴致不高,已经好几天没来咱们家了。

    你说,他是不是玩够了,不想要你了?这个假设让白芸很受伤害,不管她和秦书记的关系如何的不正当,她作为女人的优越感都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发生。

    丈夫的话说得太直白了,一点都没有考虑她的感受,让她格外受不了。

    他不来才好!她气鼓鼓地回顶过来:乐得清静!田浩见妻子恼了,顿时软下来,耐心解释道:不是啊,阿芸。

    这一期的党校学习马上就要结束了,下面就是干部考核的关键环节,要是秦书记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帮忙,咱们以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他不来,我有什么办法?见丈夫心急火燎的,白芸的心也软下来,却也无可奈何。

    你说,咱们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田浩急切地转换着思路。

    没有吧,白芸顺着他的意思回想了一会,说道:他上次来,玩得很好啊,第二天早上还搞我来着。

    咦?田浩却不知道有这个插曲,面露疑惑之色,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白芸脸一红,解释道:他那天醒的早,也不吱声,就在旁边悄悄地搞我,把我也搞醒了…然后呢?田浩追问道,他并不在意秦书记和妻子之间的这种花絮,只关心导致秦书记兴趣缺缺的蛛丝马迹-没有然后啊,白芸简单地叙述道,然后你也醒了,秦书记就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大家一起起床洗漱吃饭上班,没别的了。

    多长时间?田浩感觉有点不对头,皱着眉头寻思了一会儿,又追问道。

    什么多长时间?白芸迷惑地问。

    他搞你,搞了多长时间?前面有多久我不清楚,我醒了以后,他又搞了十多分钟吧。

    射了吗?没射。

    白芸摇摇头,秦书记的能耐怎么样,大家都知道,田浩这是明知故问。

    你感觉怎么样?田浩又追问道。

    白芸头一低,小声道:挺好的。

    田浩一愣,对妻子的淫荡很是无语,只好再次问道:我的意思是,你感觉他是想随便搞几下,还是想结结实实地大搞?这一下,白芸真的脸红了,她不但答非所问,还透露出自己当时的感受,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窘迫之间,她决定不再跟随丈夫的步调,反问道:这有什么关系吗?就是搞了一小会儿而已,没什么的。

    我感觉有关系。

    田浩的神态凝重起来,紧接着语气一转,懊悔地说道:看来是我醒的不是时候,要是晚醒一会儿,让他射出来就好了。

    不会吧?白芸不以为然,他要是想射,你又不会拦着,跟你醒不醒有什么关系?田浩叹了口气,耐心地说出自己的推想:我是这么想的,秦书记之所以趁我睡着的时候悄悄地搞你,图的是个偷字,我一醒,他的计划就被打乱了。

    他固然可以当着我的面继续搞你,但如此一来,这个偷的意境就会被彻底破坏,所以他才及时收手,宁可不射精也要维持已有的局面。

    白芸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在三人关系已经达到这种程度的情况下,秦书记竟然还能搞出偷情的把戏,而且还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

    惊诧良久之后,她才迟疑地问道:那,那可怎么办?只要他还有想头就好,田浩以为找到了问题所在,很快冷静下来,心里盘算了一下,对妻子面授机宜:这件事咱们必须投其所好。

    他不是喜欢偷吗?咱们就让他偷。

    那怎么办啊?他这些天连个电话都不打。

    白芸还是一筹莫展。

    不用担心,他不打过来,你可以打过去。

    那我说什么呀?总不能跟他说,你来偷我吧,这话我可说不出口。

    你跟他请假。

    请假?对,请假。

    于是,在田浩的鼓动下,白芸拨通了秦书记的电话。

    在电话里,白芸告诉秦书记,这些天田浩的学习任务很重,每天都忙不过来。

    为了不影响他的学习,白芸恳求秦书记短时间内不要再搞3p了,以便让田浩保持足够的精力-白芸的请求正合秦书记的心意。

    对秦书记来说,强势介入人家的夫妻生活绝对是一道顶级的大餐,但大餐不比家常饭,天天吃可受不了。

    经历了几次之后,他已经开始厌倦了,审美上的疲劳令他丧失了继续寻欢的动力。

    这几天,他一直在犹豫着,是不是找个由头从这个温柔陷阱中脱身出来。

    他想回到从前那个随时可以占有白芸的状态,但是,考虑到三人之间已经形成的私密关系,再像从前那样把田浩排除在外显然是不合适的,总不能说,我现在不想带你玩了,你靠边站吧,即使是面对田浩这样的软蛋,他也张不开这个口。

    所以,在萌生退意之后,他已经开始考虑给他们之间的关系降降温,也包括白芸在内。

    他从来都不缺女人,以前的那些老相好老部下,已经很久没聚过了,刚好可以借此机会叙叙旧。

    白芸的电话正好在这个时候打进来,提出的建议正好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他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下来,也把白芸后面要说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田浩夫妇想凭借一个电话把秦书记勾来的计划泡汤了,但也恰到好处地把秦书记从进退两难的窘境中解放出来。

    但是,他们两个并不知道自己帮了大忙,见秦书记顺水推舟,干净利索地解除了他们之间早已约定成俗的私秘约会,顿时慌了神,双双陷入被抛弃和被疏远的惶恐之中。

    重获自由的秦书记,如困鸟出樊笼,马上恢复了风流本色,重新开始了四处猎艳的浪荡生活。

    一段时间以来,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白芸身上,原来那个以他为中心的淫乱小圈子失去了他这个主心骨,活跃程度大幅下降,已经沦落到名存实亡的境地。

    如今事易时移,早先强烈吸引他的磁石已经变成他急于逃离的对象,老花花公子高调上演了一出王者归来,那班狐朋狗友闻风而动,各种名义的淫乱私宴一场接一场,大有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之势-请托的,求情的,行贿的,送礼的,各种各样的人物纷纷在他跟前亮相,很多人都以美女为敬献和输诚之礼。

    有人带来妻子,有人带来女儿,有人带来亲戚,有人带来朋友,更有甚者竟然带来自己的儿媳,白芸学校里的那个姓林的体育老师就是把儿子的未婚妻送了过来。

    林老师摊上的事,正是因为骚扰白芸。

    白芸不堪其扰向秦书记抱怨了一次,于是林老师就被停职调查了,结果发现有很多女老师都被他骚扰过,属于情节比较严重需要严惩的那种。

    面临着被开除的下场,林老师在惊骇之下赶紧四处请托活动,好不容易走通公安局刘局长的路子,这才有了公案私了的可能。

    但这样一来,他儿子那个才订婚两个月的未婚妻就倒了霉,先是在林家人的安排下酒后失身于刘局长,然后又被当作筹码送到秦书记跟前。

    秦书记暗暗苦笑,自己虽然好色,但也不至于来者不拒,但这些人闻风而来,显然都把他当成了色中恶鬼。

    其实在具体的权力运作中,怎么收礼,怎么办事,体系内中都有明确的分工。

    像这种私密性的聚会,组织者负责收钱收礼,也负责打点托办的事项,什么事能办,什么钱能收,都有一定的章程,事后分脏也自有一套规矩。

    秦书记负责把关和背书,背书的方式之一就是收用请托者带来的女人,所以,不论美丑他都得搞一搞,反过来说,他要是不搞,对方反而会疑神疑鬼放心不下。

    秦书记哀叹,老子闭关数月,修心养性,甫一出关,怎么就遇上这么多的破事?殊不知,正是他数月来的不作为,才导致今天的井喷之势。

    在秦书记的众多部下当中,刘局长算是比较亲近的,他是秦书记的表小舅子,对秦书记的家事格外热心。

    秦俊就要出国了,已经办好了移民手续,刘局长以此为由也举办了一场私宴。

    因为是私宴,所以来赴宴的基本上都是自己圈子里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秦书记在百忙之中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机会,在这个晚上,他终于可以摆脱那些公务了-然而,他最终还是不得清闲。

    随着部下们一一驾临,他惊讶地发现,在这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这些家伙身边的女伴全都换成了新人。

    这些新人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漂亮,争奇斗艳,各领风骚。

    老大迷途知返,重回革命队伍,让这群官宦喜出望外,当务之急就是勾通感情,而勾通感情的最佳方式就是向老大引荐自己的新女伴。

    于是,秦书记又被女人们包围了,部下们的面子不能不给,他只能勉为其难地一一受用。

    喧嚣过后,秦书记独自一个人走上阳台,面对着缤纷的夜色陷入长久的沉默。

    在他身后不远处,秦俊望着他的背影,脸上也露出复杂的表情。

    秦俊一直很清楚,自己能在社会上混得风生水起,靠的就是老爹的身份和地位,所以他一直对老爹心怀敬畏。

    如今,老爹就要失去权势,他也要移民国外,原有的畏惧感渐渐澹去,却多出来几分发自内心的关怀。

    作为优哉游哉的公子哥,他以前是从来不用考虑人生和事业的,但最近出国的事情逼着他去想以后失去老爹的庇护他应该怎么办,想的越多越能体会到老爹的好,心里面自然而然地对老爹产生出新的感情。

    他已经听说了,老爹这几天情绪不高,肏过的女人有几十个,却没有射过一次精,对于男人来说,这显然不正常。

    爸。

    秦俊小心翼翼地上前打招呼。

    嗯。

    秦书记面露微笑,对秦俊点头示意。

    他这个儿子,没什么出息也不怎么闯祸,算是比较省心的,如今就要放飞出去,心里总有几分难舍-小金这会儿闲下来了,要不要让她过来陪陪您?小金是秦俊新交的女朋友,才十八岁,是某大学一年级的女生,人长得漂亮,思想和性格又放得开,在他们这个小圈子里如鱼得水,极受欢迎。

    在秦书记忙于应付众多女人的时候,小金也沦入众多男人的包围,这会儿她正斜靠在吧台上,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喘息着,显然是刚刚逃出重围。

    ……秦书记抬眼向小金那边看了看,神色犹豫。

    小金一直都让他们戴套的,那里还很干净。

    秦俊猜测着老爹的心思,继续劝说,当然了,您要是想要她,肯定不用戴套。

    在此之前,秦书记玩过秦俊的每一个女朋友,尤其喜欢跟秦俊一起玩。

    这种近乎乱伦又不是乱伦的游戏很合他的口味,秦俊也深得其中三味,一直都积极主动地予以配合。

    今天,为了提振老爹的低迷情绪,秦俊不遗余力地鼓吹动员,甚至精神振奋地发起挑战:咱们爷俩儿已经很久没有一齐上阵了,今天再来比试比试吧。

    但秦书记仍然无动于衷,眼中的萧索之色更浓,看来是真的失去了兴趣。

    秦俊见实在劝他不动,只好悻悻作罢。

    又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说道:您还在想白老师吧?这么多的女人,就没有一个能比过她?秦书记一愣,他这些天留连于花丛,搞了很多女人,但这些女人要么脂粉味太浓,要么功利性太强,没有一个能让他心动,搞来搞去,越发地让他感觉没意思。

    听秦俊这么一说,白芸那张甜美的笑脸马上映入脑海,怀念的情绪忽地涨满心房。

    白芸,原来自己一直在想她。

    既然您这么想要她,我找人把那个田浩做掉算了。

    秦俊狠声道。

    秦书记苦笑着摇摇头,叹道:问题不在田浩身上,他不但没有妨碍我,还愿意跟我一起睡他的老婆。

    原来是这样。

    秦俊不由得暗暗称羡,又问道您这几天重出江湖,我还以为你们断了关系,听您这么一说,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嘛。

    既然那边一切顺利,您怎么还跑到外面来折腾?这不是自讨苦吃吗?这个事,说来话长……秦书记很难得地在儿子面前尴尬了一回,无奈地向儿子全盘托出:他们夫妻的感情很好,我也有意维护他们的感情,这样玩起来才有味道,然而最近……秦俊听到最后,终于弄明白老爹的难处,说白了就是3p玩够了,不想再带田浩玩,又不好意思说,只好躲到外面来。

    出现这种情况,其实是当局者迷,秦俊感觉并不难办,他自己就想到了好几个可行的办法。

    然而,就在他打算张口说话前的一霎那,另一个绝妙的主意忽然冒了出来。

    那个体态娇小,容貌清丽的绝美少妇,不也一直是自己魂牵梦萦,梦寐以求的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