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计(双性)(H) - 分卷阅读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初次被何泽做得毫不怜惜,穴口红彤彤的,阴蒂也肿得从小阴唇里探出头,这几天把他折磨得十分难受,穿着内裤会被摩擦得又疼又刺激,一走路酥麻感就直冲上来,害得他好几次在外面都被陌生人侧目。何泽还故意不开私家车,和他一起坐地铁过来,借着放宋清如腿上的双肩包遮掩,伸手揉他阴阜,事先挑起他的性欲。

    他被不够长亦不够粗的钢笔插入,淫水瞬间汹涌泛滥,在大腿根部形成一滩小水洼。何泽剪掉缝护腕的线,顺势捏了捏宋清如鼓涨的龟头,宋清如爽得抖了抖腰,捂紧嘴巴急促喘息。何泽见状,又拿着细细的针在他颤立的乳头上扎了一下,刺痛掺杂着冰凉再一次令宋清如浑身发抖,泪盈于睫。

    “骚货,收收你那不值钱的眼泪。”何泽拍了拍宋清如的脸,掰着下巴舔掉他眼睑上的水珠,看见他白皙脸颊泛起潮红,不知怎地就想起了陶宁戳他脸的举动,胯下那根东西瞬间就勃起了。

    何泽忽然变得十分温柔,放下了针线,双手捧着他的脸用鼻尖蹭他,细碎又轻柔的吻如骤雨般落下,舌尖划过宋清如唇瓣的时候,没再逼迫他交缠,而是在软软的红肉上舔舐。

    宋清如闭着眼,被他压着往身后的书架上靠,满脑子都是陶宁的音容笑貌。架子上一枚小挂钩硌到了他脊骨,宋清如猛地回过神,瞪大的桃花眼中映入何泽那张混血脸,他才想起自己正被何泽当成低贱的妓女玩弄。

    何泽毫不意外他的表情变化,一手垫着他后背,拔掉陶宁以前贴的那枚挂钩;一手朝他下体摸去,果然又涌出了大股骚水,连护腕上都湿了一个圆点。何泽往后退了一步,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宋清如那张脸长得真是漂亮清纯,受了欺辱也不会气得狰狞扭曲,只晓得瞪着眼,红着脸,说些不痛不痒的狠话。

    “陶宁有没有这样亲过你?”何泽问他,单手捏着他下颌。宋清如摇头否认,嘲讽道,“陶宁知书达礼,干不出你这种禽兽干的事。”

    何泽奖励似的亲了亲他,掐着他的脖子把他从桌上拖下来:“禽兽干的事?你以前天天搞些小动作勾引陶宁,以为我看不出来?我是禽兽,你又是什么?臭婊子跪近一点,嘴张大。”从裤裆里掏出早就勃发的阳具,逼宋清如给他口交。

    宋清如来不及辩解嘴巴就被塞得满满当当的,男人生殖器的腥臊味充满他口腔,呛得他不住想咳嗽,喉咙频繁吞咽,又热又紧,含得何泽舒爽不已,低低地发出一声嘶吼。

    何泽同时发现宋清如在前戏的过程中很少会呻吟,除非把他肏到神志不清。他的声音可比陶宁动听多了,陶宁依靠自慰时的淫叫勾引何泽,何泽才动了欲念破例搞一回男人的屁股。如果当时去野营的是宋清如,坐在他车后座掰开腿拿跳蛋开拓穴口的是宋清如,扭着腰主动吞咽何泽鸡巴大喊用力的是宋清如。何泽铁定不会草草一次完事。

    他在宋清如青涩的口技中很久才射了出来,宋清如一脸汗涔涔的,发出类似啜泣的喘息,缺氧让他有些腿软跪不住,侧躺在地上,像一尾搁浅的美人鱼。何泽两指插入他蚌穴,和钢笔一起做扩张,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要宋清如夹着他的手指以及钢笔,从陶宁的书桌前一路爬到阳台上,爬行的过程必须浪叫出声。叫得不够骚,他的阳具挺得不够高,剩下的时间就把宋清如绑在陶宁曾经睡过的床铺上,保持着穴里插笔,阴茎被缚的淫贱样子,放置一晚。

    顺便给他念念,那些年他写给陶宁的情书。

    宋清如惊恐的倒吸了一口气,他的秘密已经被发现了一个,为什么何泽还会知道另一个?何泽懒得与他多做解释,只等待他的答案。

    即使陶宁不在了,宋清如也不想让那些情书公诸于世,尤其是在被陶宁最爱的何泽奸污的情况下。他咬着牙点头,主动沉下腰,抬高屁股,何泽却坏心眼的抽出了手指。

    “这个时候你应该说什么?”

    宋清如抿着唇,缓缓摇头。

    何泽教他说:“主人,骚货想要你的手指插进骚货女人的蚌穴里。”

    “主……主人……”宋清如嗫喏的说了两个字便再也说不下去了,央求道,“何泽,我不行,你让我喊什么都行,别提醒我那个地方……”

    “那个让你爽上天的地方是女人才会长的,是不是?”何泽用最直白的话语羞辱他。

    宋清如喉头发紧,从小被亲生父母贬低辱骂的画面走马灯一般在他脑海里不停地旋转,他忽然缩成一团,缩得像婴儿在母亲腹中的姿势。半晌,何泽听到一阵呜呜的哭泣声,宋清如喃喃自语的说:“我不是怪物……我也……我也是一个正常的,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你们为什么都这么讨厌我?为什么……”

    宋清如心里难受到了极点,他原本对于最亲近的人的讨厌已经麻木了,他有陶宁,陶宁不嫌弃他。可是现在陶宁却不存在了,世界上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离开了,他又变成了别人口中的怪物,甚至是一个下贱、淫荡的怪物。

    “别哭了,这有什么好哭的?”何泽黑着脸,也跪在了地上,扶着他的肩膀逼他挺起身,“宋清如,你已经是一个能独立自主的成年人,还动不动就哭鼻子找妈妈,像什么话?”

    他见宋清如止住了哭声,又说:“至于情书……就算了吧,你写给陶宁的那些信我一封都没拆,你不必担心。”虽然何泽胯下还是涨得生疼,但是也没了继续的兴致,帮宋清如捡起丢在桌下的裤子,又抱着乖顺听话的他坐到椅子上,拿掉了下身所有东西,准备给他穿好衣服。

    宋清如定定望着何泽,像完全不认识他似的,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双眼哭得又红又肿,下嘴唇上一道被他自己咬出来的细细血痕,令他这张脸徒添了一份脆弱美感,让人更加想狠狠打碎他。何泽低了头,握着他生得白润如玉的脚给他套裤腿,不敢与宋清如直视。

    “何泽,你喜欢我吗?”宋清如忽然挣了挣,把脚从他手里挣脱出来,何泽却只是用鼻音笑了笑,没有回答。

    宋清如放松了赤裸的身体靠着椅背,被何泽握过的脚放在椅面上,像刚进宿舍那样朝外敞开,把下体的两个穴完完整整的袒露出来。何泽没抬头,余光却偷偷往上瞥,瞥见宋清如踯躅的把冰凉修长的手指往下伸,刚摸到粉嫩的阴蒂又猛地缩回来,像是被冰到了,亦或是太羞耻,碰一碰就刺激得不行。

    “唔……啊……啊……”宋清如傻乎乎的把手放在唇边呵了呵,接着再伸过去,食指学着何泽破他处时的手法揉搓阴蒂。强烈的酥麻快感犹如潮水淹没他,宋清如像溺水的人一样大口喘气,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何……何泽……啊哈……”

    他把自己揉搓的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