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计(双性)(H) - 分卷阅读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数和时间。

    等他们到了操场,走上了陶宁挨过操的位置时,宋清如的蚌穴里已经喷出了好几波淫水,想要射精的欲望也一次比一次高涨,却始终得不到满足,除了后穴微弱的振动。这种程度犹如隔靴搔痒,不但不解渴,还越搔越痒,宋清如满脑子就想着立马有东西插进来,狠狠肏穿他。

    何泽却不急着掏出狰狞肉棒,而是剪开他的牛仔裤,对着红艳艳的阴唇吹气,撩拨得宋清如脚趾蜷曲,双手扣着何泽的后脑,把他按阴道口上按。

    “啊……舔到了大阴唇……嗯……嗯啊……”何泽表面粗粝的舌头十分灵活,从大阴唇往上舔,边舔边摩擦唇肉;接着舔开包裹着阴蒂的小阴唇,叼着那粉嫩的豆子似的阴蒂嘬抿,将小小的阴蒂嘬得充血红肿,稍微一碰快感就汹涌而来。宋清如顾不得这是在户外,爽得放声淫叫,“啊啊啊……别咬……别咬阴蒂……我受不了……啊……何泽何泽……嗯啊……你快吐出来……”

    何泽吐出被他轻轻啃咬了一番的阴蒂,幸好底下跑操的学生也在喊号子,声音盖过了宋清如,他们隐秘又暴露的性爱才得以继续。

    黑暗中,何泽改用手指揉搓肉嘟嘟的阴蒂,带给宋清如持续的快感;嘴巴则在蚌穴口厮磨,感觉到他高潮即将来临,穴口迅速翕合时,猛地对准阴道一吸。宋清如只觉得意识有一刹那的空白,仿佛把他的魂都吸出来了,肉穴里喷出一大股淫液,抖着腰高亢地尖叫道:“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

    潮吹的余韵还未散去,操场上忽然响起一阵穿刺耳膜的口哨声,草坪上迎着月光练习长跑的学生们开始了下一轮练习。宋清如这才陡然惊觉,他在大庭广众之下用女性的生殖器喷水,还正对着操场方向,那些学生的方向。

    强烈的羞耻心令他心理上涌起一阵老好人偷偷做坏事得逞的快感,连带的生理上变得更加敏感易高潮,何泽只是趁他片刻失神的空档抽了后穴的跳蛋,他就被刺激到再次推上高潮巅峰。肉棒被锁着发泄不出,便又从蚌穴内吐出一波淫水。

    何泽把跳蛋贴在他龟头上,用电线绕圈固定好。手掌沾了他蚌穴喷出的大量骚水充当润滑剂尽数抹在后穴口,因为跳蛋一直塞在里面的缘故,穴口比未使用前松软了一些,轻易可以放进两根指头。

    但何泽的鸡巴可不止两根手指粗细,眼前这个张大腿等着他肏的男人也不是那个骚婊子陶宁。他只能慢慢地搅动扩张,待肉眼儿能吞下四根手指,松软湿滑的时候,才扶着鸡巴按在眼口,对月光下眼眶湿漉,面色潮红的宋清如说:“我从来不给陶宁口交,那贱人不知道玩了自己多少次,也不需要我帮他舔。当年我把他裤子剪破,两条腿像你现在这样打开到极致——你这个姿势可比他漂亮多了,鲍鱼穴水淋淋的被月光照耀着,别提有多美。”

    一面夸赞一面把鸡巴捅进肉眼里,宋清如身体突然弹了一下,正欲叫出声,却被何泽的唇舌堵住,上下两张嘴都堵得水泄不通。又酸又涨的快感逼得宋清如低声啜泣,讨好何泽般主动勾着他的舌头交缠,抬起屁股磨蹭何泽的阴毛和两颗卵蛋。

    “哈,你和陶宁还真不愧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我掰着他的腿,犹豫着要不要捅进去,他就用你这招数讨好我,自己吞鸡巴进屁眼里。”唇分时,何泽揶揄道,挺了挺肉眼里的鸡巴,要宋清如抬高屁股吃肉棒。宋清如潮吹了两次,软得像一滩泥,这种费劲的动作保持不了很长时间,何泽只肏十数下,就抱着宋清如翻过身。

    他坐在椅子上,猛顶鸡巴,一下就找准了肉眼里的敏感点,宋清如跨坐在他大腿上软绵绵地搂着他挨操即可。断断续续的呻吟就何泽耳边,甜得发腻,比任何催情药都管用。

    最后何泽抵达高潮,精液一股一股打在后穴的敏感点上,宋清如被快感逼到崩溃的临界点,揽着何泽的脖子小声流泪。他的阴茎也想射精,马眼里已经潺潺溢出了少许白浊,宋清如亲了亲何泽的侧脸,似撒娇又似央求的说:“解开我的贞操环好不好?”

    何泽被他亲昵的举动取悦了,关掉了龟头处的跳蛋,顺便解开了扣在阴茎根部的银环。他正想帮宋清如把精液撸出来的时候,操场下方突然打过来一束手电筒的光芒,宋清如冷不防吓了一跳,阴茎一突一突,居然直接射了出来。

    “谁在那里?是不是还有人躲在上面?熄灯清场了!操场里不许过夜!”

    学校操场比一般的宿舍熄灯时间要早一个钟头,何泽毕业好几年几乎忘记了这茬儿。下意识抚着宋清如的后脑,让他把脸藏进自己胸膛里,凝息静气等着清场的人走——观众席太大,又太高,他们不会亲自上来的。

    何泽转念间想到这一点,不禁松了一口气,趁着后勤的老师还在下面驱赶学生,宋清如下身的水也没干。缓缓抽出了肉眼里的鸡巴,就着宋清如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轻轻松松地插入了前面的鲍鱼穴里。

    “你……嗯……快撤出去……会被……会被发现的!”宋清如惶恐不安地瞪大眼睛,脸埋在他胸前不敢抬起,绵软无力的声音也实在威慑不起来。蚌穴被何泽小幅度的抽插,抵着宫口的缝转圈研磨。

    他被舔穴舔到潮吹后,其实一直渴望何泽拿鸡巴插一插蚌穴,插进宫口里,射他一肚子精水。何泽自然也晓得他还没彻底爽利,籍着后勤老师骂学生的大嗓门掩盖鸡巴插穴发出的啪啪水声,一会儿用力捅宫口,一会儿又变温柔了磨宫口。

    宋清如被两种不同力道产生的快感交织淹没,原本就临近崩溃的他,在何泽的鸡巴又一次狠狠捅进宫口时,阴道内竟然一阵痉挛发麻,爽得他几乎没了知觉,只依稀感觉到大腿湿漉漉一片,出水量比前两次潮吹还要大。

    何泽猝不及防被蚌穴里喷出的尿淋了一肉棒,温热的液体冲刷过他的鸡巴,阴道肉壁又阵阵绞紧抽搐,刺激得他顿时精关大开,等宋清如尿完后,再捅进子宫内射精,恶狠狠的说:“宋清如你居然失禁了,一次流的水比陶宁那个婊子还多!骚逼里的精液给我含紧点,再喷水当心被底下的人发现。”

    第4章 含情书视角,摇椅play 攻失禁

    从学校回来的那天以后,宋清如便跟何泽同居了。房子在大学城内,是何泽近两年全款买下的,紧挨着他们学校的研究生宿舍。宋清如拖着行李箱立于玄关口看何泽收拾零碎的旧物,清理出来的几个收纳袋里装满了陶宁的私人物品。他看到其中一条蓝色围巾,是去年入冬陶宁踌躇了很久才舍得买的牌子,才发现陶宁出意外的时候,何泽已经去过陶宁宿舍,从同寝室友处拿走了陶宁所有遗物;与宋清如或者何泽自己相关的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